经验交流

南宁:14载上下求索

编辑: System, 发布时间: 2015-08-30 09:12:22

    如果将时间拨回世纪之交,南宁大概不会预想到今天保密工作的局面。14年前,机构改革正当时,与兄弟单位一样,保密局也驶入了调整转型区,一切仿佛又回到起点,保密局打起行囊再出发,开始艰辛地探索。

不唱独角戏

    南宁作为广西的首府,地处祖国南疆,驱车仅1个多小时就是中越边界。加之作为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举办地,与东盟各国的往来愈发密切,成为了相互交往的桥头堡,近些年保密工作的重要性也愈发凸显。

    2001年,彼时这个只有4人的部门还没有专职局长,翻开账面,年经费仅1万多元。2007年,杜迪萍走马上任,成为保密局第一任专职局长。年底,她关起门来召开务虚会,以集体智慧谋划来年工作。“人员少、胳膊短”是保密局的软肋,“既然当不了‘全能型运动员’,我们干脆搭个台子,让大家帮着唱戏,怎么样?”点子一抛出来,大家觉得这是条思路。

    随后,保密局整合各路资源,目标很明确——形成保密部门、协作组、基层单位三级联动机制。他们横向把政府部门、政法系统、企事业单位、各县区合并同类项,形成13个市级协作组;纵向由业务主管部门、各系统、县区向下延伸出33个二级协作组。经多年磨合,这个“横向到底、纵向到边”的工作平台日臻完善。

    协作组的驱动力不仅仅来自保密局,从建章立制起,他们就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像组长轮值负责、定期召开例会就是他们的自定“家规”。每年组长都要换届,且至少要组织两次以上活动。在县区,二级协作组还探索出双月活动机制。

    协作组间经常组织交叉检查,总结交流经验,也暗暗你攀我比。自治区开展专项检查、保密局组织联合检查都邀请协作组广泛参与。年底争先评优,协作组参与的日常检查和互评就是重要依据,最终花落谁家每个单位心服口服。

    “我们搭了台,别人唱了戏,最后果实大家分享,这不是双赢,而是全赢!”副局长邓有甫涨红了脸,兴奋地说。

为了不煮成一锅粥

    “光靠协作组,还只是一条腿走路,如果不精细化管理,依然有空子可钻,工作还会煮成一锅粥。”杜迪萍话里透着隐忧。

    为捋顺机制、增强威力,2011年,保密工作纳入全市年度绩效考评体系,保密局详细制定了《全市机关保密工作绩效考评扣分细则》,分为市级、县区两个版本,涵盖5大方面37项。执行至今,保密工作比重年年攀升。

    每月检查10—15家单位,是保密局给自己定的指标,重要涉密单位甚至每年检查两次以上,以弥补“一考管一年”的不足。刚开始,有的单位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保密局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收到了隐患整改通知书。有的单位不当真,指望着靠汇报材料过关,可期限一到,保密局却撇开材料实地复查,结果被以保密委名义向全市通报。

    考评结果作为领导干部评价、选拔任用和单位评先评优的客观标杆,直接影响每个单位在全市的综合排名。“各个部门不禁觉得压力山大,扣个0.5分一把手都嗷嗷叫。”技术科科长梁治国诙谐地说道。

    2013年,保密局发现轨道交通公司一起网上泄密案,6名责任人受到行政记大过、严重警告、调离岗位等处分,主管部门直接被取消考评资格,相关负责人还向市委书记、市长当面说明情况。当年,因整改落实不到位,86家单位在年底又被毫不留情地扣了分,最严重的因涉密文件未按时清退被扣6分。

    每次考评结果都要请单位一把手当场签字确认,刚开始考评时,有些单位不服,提出“申诉”,保密局的电话简直要被打爆,后来少了很多,现在几乎没有了。扣分有依据,做事有底气,保密局干起事来怎么会放不开手脚呢?几年考评下来,市绩效办对保密局的评价简单而中肯:“他们在全市考评单位里最细、最规范,也最严格。”

也有金钟罩铁布衫

    近些年,保密局开足马力铸造技术防护盾牌,投入近400万在全区率先建起互联网重点单位出口监管平台和违规外联监控平台,实现了自治区、南宁市、县区三级联网。

    想建平台,机房势必要跟上,场地从哪儿来?当时办公条件整体都很紧张,连市委、市政府都共用一栋办公楼,在市委秘书长的帮助下,保密局想方设法争取到市委常委会扩大会候会室,几年间先后落实综合监控机房、互联网监控机房、综合业务机房共计100多平方米,又配备了计算机违规深度取证系统、互联网涉密信息搜索系统、涉密信息数据清除恢复系统。据记者了解,自运行以来,违规监管平台共发现并阻断33个单位45次违规联网事件。

    有一回,市规划局一台涉密计算机突然响起警报,检查中心同志立即前往,却被挡在门外:“我们没问题,不用核查!”无奈,技术人员只好强行进入、当场取证,在违规深度取证系统的记录面前,对方哑口无言。有的单位为了规避检查,提前删除文件、格式化硬盘、重装操作系统,但在数据清除恢复系统面前,统统被打回原形。

    为增强防守能力,保密局不断推进标准化建设,投入50多万元为全市要害部门部位安装了300多套专用防护系统、78个报警器、143扇防盗门窗、21套视频监控系统、33个无线信号干扰装置,从源头改变了一些涉密场所“不设防”的状态。在日常运行中,南宁市机关单位还建起政务网站数据库,借助互联网涉密信息搜索系统,定期自动巡查,第一时间锁定取证,把影响降到最低。

发出保密好声音

    几年的努力,保密工作的影响力像水波一样逐步扩散开来,保密局“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作风赢得了各方认可,大家更加理解了保密工作的不易,解决薄弱环节和瓶颈问题顺理成章地摆上了党委、政府的案头。

    2014年,南宁市研究出台《干部失信行为惩戒暂行规定》,失泄密行为被认定为严重失信,年度绩效考核扣除6分,担任领导职务的,改任同级非领导职务,担任非领导职务的,降一级安排非领导职务,这样的工作力度不可谓不大。

    在南宁,保密局还有一项特殊“待遇”——列席涉及保密事项的市长常务会议。市长曾不止一次对杜迪萍说:“只有保密部门发出声音,才能引起相关部门对保密工作的重视和防范。”

    常务会上,保密法律、规章被纳入学习重点,保密局受邀作专题讲解。以前培训多从中青年干部抓起,2014年保密局提升档位,把“紧箍咒”念给处级干部听——今后凡入党校学习或培训,保密就是必修课。

    每年,保密局都有30多堂党政机关的预约课程。“单位重视了,都主动请我们去,有时都安排不过来。”检查中心主任陈慷介绍道。除此之外,作为自治区检察官学院、边防武警干部培训学校、市委党校聘任的客座教师,杜迪萍每年还承担着15节课程的授课任务。

    声音渐渐传了出去,从入耳到入心。“保密工作真的比以前有威力多了,感觉顺畅了!”杜迪萍话里透着激动,也有感慨。

    被问到这些年的蜕变,杜迪萍坦言有时也很焦虑:“有些机制还未捋顺,保密局又缺乏专业人才,有时觉得工作难度很大。但看到整个团队都咬紧牙关在做,就又坚持下来了。” 

    转瞬间,14载白驹过隙,彼时,南宁市保密局还在新民路65号,那是一处不起眼的两间办公室,现在他们已经来到了嘉宾路1号院,两处地点直线距离不过6公里,但对保密局而言,却是一段不算短的征途。未来,不管走多远,他们都会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当初为什么出发。



机构职能
泄密举报

泄密举报电话:0771-5898135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